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特別關注

地鐵建設者唐偉軒:與城市一起“成長”

來源:太原晚報 作者:李濤 2020年01月09日 06:54

  太原地鐵,不僅是市民所盼,更凝聚了無數地鐵建設者們的辛勤和汗水。33歲的唐偉軒是一名地鐵項目總工程師,闊別家鄉陜西來到太原修地鐵,是2號線一期各個工地上最年輕的項目總工,曾連續兩年被太原軌道交通發展有限公司評為“太原地鐵建設先進個人”。他在工地的一天,從寒風中的忙碌開始;他在太原的四年,與這座城市一起“成長”。

  工地“排雷兵”

  2020年1月2日,戶外寒氣逼人。早上6時30分,記者驅車來到中鐵十七局地鐵2號線一期工程202標段項目部。

  “好,我馬上過去。”見到唐偉軒時,他剛接了個電話,準備到通達街地鐵站的施工現場,處理一個突發狀況。

  他戴上紅色安全帽,拿上卷尺,裹了裹工裝外套的衣領,趕往工地。

  10分鐘,到達通達街地鐵站工地,走得太快,記者身上冒出一股汗。

  這是通達街站的1號出入口,正在做支護結構的灌注樁作業,但施工器械全停在那里。

  “咋回事?”“鋼筋籠放下去了,混凝土現在還沒運過來,已經兩個小時了。”現場的技術員說,已經在灌注樁里放入了鋼筋籠,澆灌混凝土后,就完成了一個鋼混結構的支護樁。不過,混凝土卻“遲到”了。

  “啥?車輛調配不開?趕緊想辦法,再耽誤下去,肯定要塌孔,鋼筋籠被埋就麻煩了……”1.85米的個頭,戴著眼鏡,談吐間顯得文質彬彬,唐偉軒站在工人隊伍中挺顯眼。

  他掏出手機,打給工地物資部、混凝土廠家,一番催促。 半小時后,一輛輛混凝土罐車駛入工地……

  突發狀況常見

  7時50分,唐偉軒返回項目部,匆忙吃了早飯,又給各個工區負責人交代完當天的任務及注意事項,隨后跑到通達街站的工地巡查。

  “兩座車站正在施工的是通風口井、出入口,與此前的車站主體施工、隧道盾構相比,體量不算大,卻有六個分散的施工點,其中要開挖四處深基坑,依然不輕松。”他說。10時20分,1公里外的化章街站工地傳來消息:基坑圍護樁一處縫隙中出現流水。

  “流出的是清水?”“渾濁的。”“啟動應急預案沒?”“啟動了。”放下電話,他心里有底了:情況不太糟。

  他步履匆匆,很快趕到化章街站2號出入口基坑處。下到基坑底部,他彎腰細看,又用手摸,馬上作出安排:在圍護樁之間塞棉紗,在出水處插入軟管引流,再用快干水泥封堵。 “這種情況常有,因為太原的地下水位高,砂層土質厚,一般挖4米會出水。所以要設降水井,把水抽干了再干活,否則會有地表沉降、基坑滑塌的風險。”趁著調取物資的間隙,他向記者解釋:“用棉紗,可以過濾掉水中泥沙。插軟管,可以讓水徹底流凈,先疏排后封堵。”30分鐘后,水流變小;90分鐘后,水徹底不流了。唐偉軒這才松了口氣。

  期待早日通車

  唐偉軒所在的地鐵項目標段,承擔著兩座車站、兩條盾構區間的施工任務。高峰時,現場多工種在干活,最多時有15個不同的施工隊伍在同時作業,多達400人。

  “工地上每天都有突發情況,總工其實就是總調度,施工現場技術板塊服務和質量把控的所有問題,都要考慮到。除了地上、地下巡視,還要負責協調各種事宜。”他告訴記者,現在車站的主體都建好了,隧道也盾構貫通了,正在干車站的附屬工程,距離通車的日子越來越近。19時,晚飯前,唐偉軒叫來各個工區的管理人員、施工隊負責人,開了個碰頭會,協調各方把當天的進度補回來。

  “小趙,今天化章街2號出入口的施工量沒完成呀,6根鋼支撐只安裝了4根!”

  “老徐,你趕緊動員一下工人,晚上加個班,一定要干完,否則老王那邊不能挖土了!”

  ……夜幕降臨,唐偉軒的工作依然沒有結束,方案的編制、圖紙的審核、工程量的統計等工作,都是晚上加班做,很多資料需要整理。他坦言,自己的孩子在西安,5歲多了,他基本沒管過,對孩子,他有負疚感,但看著工程一點點建好,很有成就感。“快通車載客了,作為建設者,我們的心情別提有多期待了……” 

(責編:馬騰飛)